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快穿:戏精她只要崩坏剧情
快穿:戏精她只要崩坏剧情

快穿:戏精她只要崩坏剧情晓轩窗

标签: 古代言情 宁秀 快穿:戏精她只要崩坏剧情
古代言情小说《快穿:戏精她只要崩坏剧情》,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宁秀宁秀,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晓轩窗”,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哪里高兴得起来!听说清艺轩来了上好的衣料和首饰,我却没钱买还有我新拜了个夫子,是有名的才子,从远方游历回来的,我总得送份像样的礼物才说得过去吧,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哎——”宁秀这个“哎”回味悠长,绕梁不绝,听得赫连茂头皮发紧“那个,秀妹妹,我不是才给了你一万两吗?”“那一万两是给府里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那是你的医药和食宿费,都是用到你自己身上的,难道我还会挪用不成!”宁...
状态:连载中 时间:03-17 23:22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秀妹妹,我对你一片痴心,天地可鉴,你若不信我,我只能一死以证清名了!

“这……世侄万万不可,丫头,你快说句话啊!

“宁伯父,您不必为难秀妹妹了,我也未想到我爹如此偏心,竟不惜编造我的风流韵事,破坏我和秀妹妹的姻缘。可我身为人子实在不能忤逆他老人家的意思啊!

一间古代的宽敞大厅里,英俊男子满眼哀婉地看着宁秀,“让秀妹妹伤心,我真是罪孽深重,若秀妹妹不能原谅我,我就一死明志。望我死后,秀妹妹多加保重,早日寻得……如意郎君……

他说着抬抬腕子,让匕首离脖子更近些,还恰到好处流下泪来,任谁看了都不忍苛责。

宁秀也动容了,上前几步,抓住他拿刀的腕子一顿猛甩,“我不信我不信,你不知道当初我有多痛苦,我心痛的都要死掉了——哎,你怎么流血了?

赫连茂连退几步,捂着流血不止的脖子和快被戳烂的胸口,不敢置信地瞪着宁秀。

老子为啥流血你还不清楚吗?

你抓着匕首一个劲儿往老子身上捅,要不是老子反应快,及时把匕首往下按,脖子都被你捅穿了!

你装啥白莲花!

饶是如此,他的脖子也伤的不轻,胸口也被戳了好几刀。

好在他并不想真的死,也怕失手伤到自己,就带了一把极不锋利的匕首,要不刚才就被戳成蜂窝煤了!

“秀妹妹,你竟……恨我至此嘛……

事到如今他只能继续演下去,毕竟做戏做全套,如果现在放弃,这伤可就白受了。

他更加痛悔地看着宁秀,小心地不流露出一点恨意。

谁知宁秀更来劲了,抡起小拳拳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顿猛捶,“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啊!!!

这一顿王八拳让赫连茂伤上加伤,跌倒在地,胸前血流如注,差点身归那世去了!

他急忙咬紧牙关,不行,老子还不能死,老子还要做任务。

你个混账丫头,等老子让你好看……

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晕了过去……

宁秀还想过来踩两脚,被宁父拦住了,“丫头,算了算了,好歹是条性命。哎呀,奇怪,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宁父觉得头脑发晕,就晃了晃,嗯,果然更晕了。

“爹,您快坐下歇歇,这赫连茂古怪得很……

宁秀扶他坐下,给他倒了杯茶,轻声劝着他。

宁秀当然知道怎么回事了,刚才她已经换了芯子,如今的宁秀是一个任务者,专门来帮原身实现愿望的,只是恰好和原身同名罢了。

这是她接的第一个任务,原身是个城主的女儿,自幼母亲早逝,父亲把原身视为掌上明珠,百般宠爱。

原身生的美貌,性子也伶俐跳脱,本来过得很快活,谁知及笄之后,追求者竟蜂拥而至,原身百般拒绝都无用,追求者们为她要死要活,连身家性命都不顾了。

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可这架势也太吓人了些,原身不知如何是好,只知道被这些人簇拥讨好着,她的身子却越来越差了。

尽管这些追求者说着心疼,也寻来不少灵药,但都毫无效果,原身竟一病不起,郁郁而终。

诡异的是,她临终时,那些追求者却不见痛心,反而露出得逞的笑容,有的还念叨着自己吃了亏,似乎在争夺什么。

原身察觉不对,但身子已经不听使唤,只能不甘地闭上了眼睛。

变成灵体后,她才知道真相。

原来她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女,那些追求者都是攻略者,只要她对这些攻略者的好感度不为零,攻略者就能窃取她身上的气运。

好感度越高,被窃取的气运就越多。

所以,这些攻略者才用尽方法讨她欢心。

原身没喜欢上他们中任何一个,只把他们当朋友相待,对朋友她当然是不讨厌的,虽然好感度不算高,架不住攻略者多啊。

没多久她身上的气运就被吸尽了,所以不单是她会丢了性命,整个世界都会慢慢崩塌。

可这些攻略者根本不在乎,他们像一群吸血鬼一样,一个世界的气运被吸光,他们就眼也不眨地换下一个世界。

知道真相后,原身对他们恨之入骨,就许下愿望,招来任务者帮她惩治这些人,拯救这个世界。

赫连茂就是攻略者之一,他是邻城城主的小儿子,从前跟原身有婚约。

两年前,赫连茂在妓院胡天胡地,还跟别的客人争风吃醋,大打出手,闹的尽人皆知。

原身父女这才知道赫连茂人品不堪,只是面上装的好,骗过了他们,当即愤而退婚,再无联系!

谁知最近赫连茂突然大病一场,病好后他的父兄就出了意外,双双毙命!

然后赫连茂就找上门来,说之前的事儿都是他爹偏心,不想他有家世显赫的岳家,故意败坏他的名声,好让这门亲事作废。

他想找原身解释,他爹竟然软禁了他!

没想到他爹和哥哥突遭不测,他才能来求原身谅解。

这说法其实不大通,赫连茂的爹如果想破坏这桩婚事,当初又何必上门提亲呢?

再说他就算偏心庶出的长子,也不该用这种下三滥的法子败坏赫连茂的名声,毕竟这样丢的可是全家的人。

可原剧情中,原身父女就像被下了蛊一样,赫连茂说什么他们都信,反正赫连茂的爹和哥哥都死了,也没处查证去。

他们还因为赫连茂在他们面前痛哭失声,闹着要以死赔罪,对他有了几分同情,赫连茂就打蛇随棍上,开始厚着脸皮纠缠原身。

如今想来,只怕赫连茂也换了芯子,身体已经被攻略者抢占,这些都是攻略者的手段。

宁秀给宁父轻轻捶着背,“爹,您好些了吗?

攻略者的“施法被她打断了,宁父应该不会像原剧情一样,被赫连茂控制,对赫连茂言听计从了。

宁父眯着眼,“好多了。赫连家的小子到底怎么回事?我刚才觉得他说的话大有道理,但仔细想来,又都不是那么回事,真是古怪。

“爹,他的事不值当您费心,干脆让我对付他吧,我也学着历练历练。

宁父看看宁秀,他就这么一个女儿,将来城主的位子一定是宁秀的,也是该放手让她试试了。

“好吧,只是你也别太过火了。

“您放心,我心里有数。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