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铁心剑
铁心剑

铁心剑童言伯

标签: 唐荷、周悠 奇幻玄幻 熊烈 铁心剑
奇幻玄幻小说《铁心剑》是由作者“童言伯”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熊烈唐荷、周悠,其中内容简介:襄南城距离下歧村三十里,熊烈腿长步大,体力极好,挑着几十斤的镰刀,不到一个时辰就走到了他常去集市卖农具,不但地方熟,和周围的几个常去的商贩也都认识了卖斗笠蓑衣的王小六见熊烈来了,高声叫道:“熊大哥来了!”熊烈笑着回应:“来了!王老弟到得早啊!”若论年龄,熊烈二十一岁,王小六比他还要大两岁原本王小六管熊烈叫老弟,后来一次赌博中输给熊烈,按约定改口叫大哥了熊烈把担子卸下,镰刀摆开,盘腿席地一坐...
状态:连载中 时间:03-19 02:31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毕彦对各种铸锻技术都非常熟悉,宿铁之法自然也不例外。但他还是请熊烈详细讲解了其中的细节。熊烈的技艺虽是家传,但并没有不得外传的家训,他自己又生性慷慨,所以对毕彦毫无隐瞒。

毕彦也向熊烈讲了他那把弯刀的铸造方法,他的方法说起来不复杂,但难就难在时机火候极难把握,资质一般的人可能一辈子都掌握不了。

毕彦之所以找熊烈合作,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方法难以普及,不适合团队生产。而熊烈的方法则容易很多,对时机火候不敏感,所以熊烈在多年未用的情况下,仍然能够在一个时辰之内打出一把良品柴刀。

毕彦的策略是,他先把熊烈的方法规范化,然后传授给组中成员。当然不是所有人都学全套,而是分工合作,生铁、熟铁、宿铁的生产都有专人负责,锻打、鼓风、掌火也各有其人。他让所有人今天独力打剑,目的就是观察诸人的能力特点。

照他的计划,以生产良品为主,其中估计会有少量精品,当然也会有失败的沦为凡品和次品。而他和熊烈亲自动手,以生产精品为主。至于神品,他说在这里不可能做出来,不要去想。

熊烈见他安排得井井有条,对他极为佩服。熊烈家是小作坊,一向都是父子两人搭档,他父亲去世后,他懒得找伙计,就自己一个人干。所以完全不具备毕彦这种筹划能力。

第二天,毕彦给所有人分了工。庞如山和黄毛球被安排鼓风,黄毛球无话可说,但庞如山很不服气,他说他是副组长,不应该干普通组员的活。

熊烈给他解释,说为了提高炉火温度,多出精品,毕彦特意让增高了两座大炉的高度,但这样一来,风力就很难送上去,所以鼓风成了关键。安排他两人鼓风,是因为他两人天生神力,别人干不了。

庞如山听了有些心动,但他还是不愿放弃副组长的特权,他喜欢抡大锤。熊烈无奈,只得让他抡锤,由两名铁匠替他鼓风。结果当天结束后,黄毛球那个炉产出的两百把刀剑中,有七把精品,而庞如山那个炉却一把精品也没有。庞如山见了眼红,主动要求鼓风,结果下一天他的炉产出十把精品,黄毛球那炉八把。

就这样两人互不相让,刀剑的数量和质量逐日提高。同时,熊烈也学习毕彦的方法,每天都能打出六七把精品。五天结束后,评定结果,亥组在十二组中高居榜首,而秦御的戌组则惨遭垫底。一问之下,才知秦御本人居然不在,也不知去哪里了。

月底评定,亥组仍然高居榜首,且精品产出量比第二名高出三倍。毕彦和熊烈分别夺得月度头名和第二名,亥组其他成员也都名列前茅。主考官说这个成绩惊动了楚王殿下,特赏赐御酒三坛,以资鼓励。

亥组成员无不大喜过望,当夜狂欢痛饮,全都喝得大醉。毕彦虽然身为组长,但平时仍然独来独往,除了干活时和熊烈在一起之外,吃饭睡觉仍是远离众人。这天晚上却破例约熊烈到谷边山顶去饮酒。

这时已是盛夏,但山中的夜晚却十分清凉。一弯新月斜挂西天,勾起了熊烈思家之情。

“照目前的局势,最终的优胜非我们组莫属。三杯酒后,毕彦首先开口,看得出今天他心情很不错。

“大家都很努力。熊烈点点头,“你的安排很合理,每个人的力量都没浪费。他并不是在恭维。

“你的铸造方法很好,那帮笨人很快就学会了。毕彦敬了他一杯。

“这法子是我父亲教我的,不过我不常用。我自己更偏好百炼钢的法子。

“你家也是祖传的铁匠?这么说,你参加比赛是为了光耀门楣了?比起第一次谈话,毕彦现在话多了很多,不知是喝酒的缘故还是一个月的合作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不算是。我父亲对我没有什么期望。我参加比赛主要是自己的想法,我希望能出人头地,让我的妻子不用跟着我过苦日子,我们的孩子不用被人瞧不起。

“你,很爱你的妻子吧。毕彦语气怪怪的。

“是,我们夫妻感情很好。这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可惜我没办法陪在她们娘儿俩身边。熊烈想起了唐荷和即将出生的孩子,感到一阵内疚,又喝了一杯。

“哦。毕彦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呢?还没成家?熊烈问。

“当然没有!我才不……才不成家呢!恶心死了!

熊烈见他反应很大,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便不再深问。两人各喝一杯闷酒。

熊烈转移了话题:“你呢,为什么参加比赛?

“你知道所谓的剑中神品是什么样的吗?毕彦不答反问。

“不知道。你知道?

“我听说过,没见过。所谓神品,都不只是普通的砍杀武器,而是带有一些特殊的功能。

“特殊的功能?那是什么?熊烈想不出刀剑除了砍杀还能有什么功能。

“你听说过会呼风唤雨的宝剑吗?

“听说过,道士求雨时用的桃木剑。熊烈说的是真心话。

“不是那种。我听我爷爷说,他的爷爷曾经亲眼见过那样一把剑,可以召唤出三天三夜的大风。八十多年前的事了。毕彦说话时,抬头望着星空,似乎在回望历史留在星空中的残影。

“你爷爷也是铸剑师?熊烈第一次听他说起家人。刚才他还激烈地反感成家,显然家庭生活不幸福。

“是。我父亲死得早,只留下我一个。爷爷不喜欢我,可是没有别人,所以只好把技艺传给我。他说得很淡,似乎在讲别人的事。

“他怎么会不喜欢你?你是他唯一的孙子啊。

“因为我……谁知道他,反正他就是不喜欢我。毕彦把一颗石子远远地抛下悬崖,“没关系,我也不喜欢他。总有一天,我要找到铸造神品的方法。我要完成几十辈人没有完成的夙愿,让老头子对我刮目相看!

熊烈终于知道他参加比赛的目的了。

熊烈酒量不大,几杯酒下肚,觉得有点头晕脸烧。毕彦却是面不改色,仍然面如黄蜡。熊烈这时才想到,他印象中毕彦无论何时都面不改色,这人心态真好。

“你的酒量不错。我不能再喝了。熊烈说着,觉得眩晕得更厉害了。

“我也不行了。毕彦说完,竟忽然倒下了。

熊烈还没来得及吃惊,自己也失去了意识。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